【原文】

读陆游咏梅词,反其意而用之。

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

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

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

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


请您评价:
写作背景

   一九六一年正是帝国主义、现代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进行反华大合唱十分嚣张的时候。苏修在十月召开的臭名昭著的二十二大会议上,公开攻击坚持馬列主义原則的中国共产党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,拋出了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纲领,大肆鼓吹“全民国家”、 “全民党”、“和平共处”、“和平竞賽”、“和平过渡”。与此同时,苏修还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上对我们施加巨大压力,妄图使我们屈服。許多国家共产党內的修正主义領导集团,也跟着赫魯晓夫的指挥棒打转。国民党反动派这时更蠢蠢欲动;国內的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分子,在以中国赫魯晓夫为首的党內走資派支持下也異常活跃起来。当时的政治局面,正如毛主席咏梅詞写的“已是悬崖百丈冰”了。伹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。在国际上,中国共产党、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其他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,在这样严峻的时刻,仍然坚决捍卫馬克思列宁主义、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眞理,給予以苏共領导为代表的现代修正主义迎头痛击,表现了眞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坚定的原則性。在国內,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級司令部,大抓阶级斗爭,紛碎了阶級敌人的猖狂进攻。在这种情况下,毛主席写了这首詞,歌頌不畏严寒冰雪的梅花,就是贊场眞正的馬克思列宁主义者,敎导我們耍学习这种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的崇高品貭。这首詞大大鼓舞了中国人民的勇气,引导我們排除万难,为了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而奋勇战斗。


相关译文

【注释】

卜算子:牌名,骆宾王用数名,人称卜算子。山谷词“似扶著,卖卜算”,取卖卜算命的意思。

风雨送春归:出自辛弃疾《摸鱼儿》,“更能消几番风雨,匆匆春又归去”。

冰:冰雪。

犹:还,依然,仍然。

俏:俊俏,美好的样子;

烂漫:颜色鲜明而美丽。

丛中笑:百花盛开时,感到欣慰和高兴。

【译文】

   风风雨雨把冬天送走了, 漫天飞雪又把春天迎来。悬崖已结百丈尖冰,但梅花依然傲雪俏丽竞放。

   梅花她虽然美丽但不与桃李争艳比美, 只是把春天消息来报。 等到满山遍野开满鲜花之时,她却在花丛中笑。


相关赏析

   梅花,在中国文人的笔下,往往是人格的象征或意趣的指向。由于审美情趣的差别、吟咏时心绪不一,他们笔下梅花的风姿与味道却各异其趣。宋代林和靖《山园小梅》: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这梅花是清丽淡雅的,寄托了他“妻梅子鹤”的隐逸情趣。清代宋匡业《梅花》:“独立风前惟素笑,能超世外自归真。”这梅花是超凡脱俗的,表明他与世无争、超然尘世之情思。宋代陈亮《梅花》诗:“一朵忽先变,百花皆落后。”这昭示着梅花独领风骚的品位。元代王冕的《墨梅》诗:“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”赞颂了梅的清雅高洁的内在美。而咏梅诗最多的名家,当数南宋爱国诗人陆游,此类题材的诗词在百首以上。他笔下的梅,风姿各别,寄托的情思也因事而异,其中,《卜算子.咏梅》最为著名。在这首词中,他以孤高寂寞的梅花表现自己的操守和傲骨,被后人广为传颂。

   毛泽东这首词前有引语:“读陆游咏梅词,反其意而用之。”表明了创作契机。“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”词的起句就以健笔凌云之势,表现出了与陆游明显的不同的胸襟与气魄。“风雨”、“飞雪”点出了四季的变化,时间的更替,“春归”、“春到”着眼于事物的运动,既给全篇造成了一种时间的流动感,又为下边写雪中之梅作了饱历沧桑的准备,词句挺拔,气势昂扬。

   接下来“已是悬崖百丈冰”一句,描绘出寒冬中梅花严酷的生存环境。但就在逼人的环境和险恶的氛围中,竟然“犹有花枝俏”。“悬崖”表明环境是如此险峻,“百丈冰”显示出寒威如此只酷烈,而梅花就在这冰凝百丈、绝壁悬崖上俏丽地开放着,一个“俏”字,不仅描画出梅花的艳丽形态,更兀现了梅花傲岸挺拔、花中豪杰的精神气质。诗人笔下的梅花充满着自豪感,坚冰不能损其骨,飞雪不能掩其俏,险境不能摧其志,这和陆游笔下“寂寞开无主”、“黄昏独自愁”的梅花形象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  结合毛泽东这首词的写字背景看,词人如此地刻画梅花的形象,是有深刻的政治寓意的。当时正值我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,原苏联领导人有挑起中苏论战,对中国施加政治上的、经济上的、军事上的压力,内忧外困,共和国受到了严峻的考验。“已是悬崖百丈冰”正是当时政治环境的象征。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,写这首词本是托梅寄志,表明中国共产党人的决心,在险恶的环境下决不屈服,勇敢地迎接挑战,直到取得最后胜利。虽然“已是悬崖百丈冰”,但“犹有花枝俏”--中国共产党就是傲霜斗雪的梅花。就是那俏丽的“花枝”。

   下片,作者把梅花喻为报春的使者,进一步热情礼赞。英国诗人雪莱在《西风颂》中唱到:“严冬已经来临,春天还会遥远吗?”严冬中怒放的梅花,正是报春的最早使者,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”,这种无私五欲的品性,使梅花的形象更为丰满。

   最后,词人以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作结,将词的境界推向更高一层。春天来临了,人间充满了柔和温暖的气息,悬崖上终于山花烂漫,一片绚丽。梅花以自己的赤诚迎来了灿烂的春天。此时,原来一枝独秀,傲然挺拔的梅花,没有丝毫的妒意,却很欣慰安祥地隐于烂漫的春色之中。“丛中笑”三字,以传神之笔写出了梅花与山花共享春光的喜悦,特别是“笑”字,写出了梅花的神韵--既谦逊脱俗、又豁达大度的精神风采,极大升华了词的艺术境界。在陆游的原词中,梅花是遭“群芳妒”的,与众花是对立的,且以“香如故”自命清高,表现了他孤芳自赏、离群索居的情绪。毛泽东此词的结尾,突出梅花“丛中笑”的风度,从自喻的角度看,内含是他的人格志趣的外化物;再进一步引申,则表现了共产党人斗争在前,享受在后的崇高美德和奉献精神。

   这首咏梅词,结构精致和谐,在塑造梅花形象时,上片重点写背景,以背景反衬对象,使梅花具有铮铮铁骨和挑战精神;下片则浓墨重彩写对象,突出梅花甘愿隐于百花之中的情操,使梅花具有明媚开朗至刚无欲的品格。一个“俏”字,成为过渡的桥梁,使词的境界浑然天成。表现了无产阶级英雄人物们在斗争的严峻关头,能像梅花般那样,不畏冰雪,“犹有花枝俏”;在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刻,能做到破私立公,像梅花那样“在丛中笑”。

    这首词写的虽是梅花,实际上是塑造了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伟大形象,热情赞扬了他们的革命坚定性和大无畏精神,歌颂了他们伟大的共产主义品质。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,许多真正的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也正是这样的。他们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统治的白色恐怖时期,在斗争的严峻关头,能像梅花那样,不畏冰雪,“犹有花枝俏”;在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刻,又能破私立公,像梅花那样“在丛中笑”。他们已经为我们作出了榜样。我们应该学习这种革命的坚定性和大无畏精神,学习这种伟大的共产主义品质,是自己成为“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有道德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。”


    毛泽东(1893年12月26日-1976年9月9日),字润之(原作咏芝,后改润芝),笔名子任。湖南湘潭人。诗人,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,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战略家和理论家,中国共产党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。1949至1976年,毛泽东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。他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发展、军事理论的贡献以及对共产党的理论贡献被称为毛泽东思想。因毛泽东担任过的主要职务几乎全部称为主席,所以也被人们...更多>>
      本篇内容搜集整理自网络,原作者或已不可考究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|| 唐诗三百首 | 宋词三百首 | 元曲三百首

诗词歌赋网scgfu.com  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© 2014-2020  苏ICP备14060348号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